服务热线:0635-8888800   语言选择:

放眼全球——实现民族工业腾飞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集团新闻 >> 行业新闻 >> 钢铁企业上演“火中取栗”(图

字号:   

钢铁企业上演“火中取栗”(图

浏览次数: 日期:2012-07-05
本报记者 林 刚   一面是钢铁产能严重过剩,一面是市场需求严重萎缩,国内钢铁企业要想实现盈利,已然成为一场火中取栗的冒险之旅。此情此景,企业如果现在不全力转型、占领高端市场,在不远的将来必死无疑   当下,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处在转型的关键时期。对于微观企业而言,面对成本上涨等压力如何突围,成了一道必答题。   钢铁、纺织服装行业在这轮“危机”中可谓困难重重,武钢养猪等新闻叫人不得不为转型中的钢企捏了一把汗,而珠三角个别服装企业改作融投资,同样映射出服装业的几多无奈。   值得关注的是,青岛企业面对挑战,正全力“转调”。青钢短期挖潜、长期走向高端,转型之路虽艰难却节奏明确。而纺织服装业中一些民企正通过借鉴国际巨头的 “快尚”风格,积蓄着自己的底气和影响力。重压之下,青岛企业转型步伐可谓 “铿锵有力”,本报经济版特推出有关企业个案,聚焦青岛企业在钢铁和纺织服装这两个传统产业中的“生存状况”。   国内钢铁业在盈利能力上的下滑速度,已经超乎所有人的想像。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公布的统计数据,今年1-5月,国内大中型钢铁企业实现利润仅为25.33亿元,同比下降94.26%,其中亏损企业亏损额117.49亿元,亏损面达到32.5%。“从当前的运行情况来看,6月份钢铁业很可能像今年前两个月一样,再次出现全行业亏损。”我市一位钢铁行业专家说。   “一吨钢铁的利润,还赶不上一公斤猪肉。”这是业内发出的感慨。从2005年的6.25%到2011年的2.42%,国内钢铁业近几年来的利润一路缩水。   此时此刻,一面是钢铁产能严重过剩,一面是市场需求严重萎缩,国内钢铁企业要想实现盈利,已然成为一场火中取栗的冒险之旅。“在这样的形势下,我们的选择是全力实施降本增效,尽可能地提高盈利水平,同时在产品结构上更快、更深入地向高端调整。”青钢集团董事长王君庭表示。   两难:需求剧降,产能高企   多年间,支撑我国钢铁业高速发展的主要力量是强大的需求。而今年以来,无论国际还是国内,钢铁需求却极尽疲软,房地产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对于钢材的需求急剧回落,汽车、造船、家电等制造行业也没有了以往对于钢材产品的强烈兴趣。   “需求大幅减少,导致上半年国内钢材价格一再下跌,而为了改善市场销售,钢铁企业目前已纷纷大幅下调7月份的钢材出厂价格,调价幅度将在100-300元/吨左右。相较之下,以铁矿石为主的原材料价格却始终处在高位,即使有所下跌,也远远低于钢材价格的跌幅。”青钢集团市场部门一位负责人分析。   与价格不断下降相映衬的,则是国内钢铁产能的严重过剩。据中钢协统计,目前全国有500多家炼钢企业、700多家炼铁企业,3000多家轧钢企业,粗钢产能已经达到9亿吨,而国内对于钢材的需求,最多也不到7亿吨,在产能过剩高达两亿吨的背景下,钢铁企业实现盈利自然是难乎其难。   而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我市一位钢铁行业专家告诉记者,即使是现在,一些中小型钢铁企业仍在不断增加着钢材产量。“根据中钢协的调查,今年1-5月中钢协会员企业的粗钢产量下降0.6%,但非会员企业粗钢产量却大幅增长了18.5%,这些非会员企业难以监控,产品大多以技术含量低、附加值低的中低档钢材为主。”   挤牙膏似的拼命挖潜   日前,青钢集团召开“降成本动员大会”,再次将提升盈利水平的重点放在降本增效上。   “我们将全面分析生产过程中的成本走势,在高炉造渣、高铝高镁烧结、褐铁矿烧结、炉料结构等方面进行技术攻关,努力实现生产成本的进一步下降,并将在企业的设备、动力、物流等各个环节开展 ‘6S’现场管理活动,提高工艺管理水平,优化仓储物资配送流程,降低原材料购进成本,千方百计地降低成本。”青钢一位负责人表示。   而据记者了解,为了降低设备备件消耗,青钢今年已投入不菲资金,新上了设备资产管理信息化建设EAM项目,对各生产单位的备件计划、设备维修总费用进行归集及分析,堵塞管理漏洞。利用此项革新,今年1-4月份,该集团采购合同金额和平均吨钢维修费用明显降低,同比降低采购费用3300万元、维修费用3600万元。   去年,针对在总成本构成中占最大份额的铁水成本上,青钢大做文章,通过深入挖潜,总共降低成本近2亿元。“然而,随着管理能力的精益求精、工艺技术水平的不断提升,降本增效的边际效应将呈现递减之势。尽管如此,就短期而言,国内钢铁企业除了挤牙膏似地拼命挖潜,似乎没有其他更为有效的办法。”我市钢铁行业专家说。   不迈向高端,将来必死无疑   尽快减少产能、同时谋求转型,这已成为业内人士的共识。   一个最有说服力的例子是,国内钢铁产能长期以来严重过剩,可是高端板料品种却始终需要进口,去年我国进口板料高达1320万吨,占钢材进口总量的80%以上。因此,在目前的倒逼机制下,钢铁企业唯有只争朝夕地实施转型升级,拿出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高端钢材品种角逐市场,才有可能实现突围。   前不久,作为全国重点高端钢材项目的武钢城防港项目和宝钢湛江项目相继开工,似乎预示着我国在高端钢材领域将拉开“大干快上”的大幕。有专家预测,未来3-5年,国内将形成2000万吨的高端钢材,届时会不会出现新的产能过剩?“无论结果怎样,有一点可以确定企业如果现在不全力转型、占领高端市场,在不远的将来必死无疑。”专家指出。   置身国内钢铁业的激烈竞争格局,我市的青钢集团近年生存之道,就是在逆境中持之以恒地向高端转型。通过不断优化技术装备、提高创新能力,在该集团的产品结构中,高效品种钢材所占的比例已经达到84%。为了强化传统优势产品焊接用钢的竞争能力,青钢持续进行技术攻关,研发出含钛焊丝用钢、高强度焊丝用钢等高端产品,由此成为国内焊接用钢最大、最强的生产基地。   年初的一份环评公告显示,未来,青钢集团将整体搬迁至规划的胶南重工业基地董家口港区。对于我市这家唯一的钢铁重点企业来说,这将是一场全面转向高端、确立全新优势的大考。 (本文来源:青岛新闻网-青岛日报 )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